您的位置: 主頁 > 新聞資訊 > 人物報道 >

黃汲清:踏遍河山多旋回

來 源: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19-11-19

 

■鄭金武


 

人物簡介

黃汲清(1904.3.30—1995.3.22),四川仁壽人,構造地質學、地層古生物學和石油地質學家。出版《中國南方二疊紀地層》,提出了中國二疊紀的三分方案;撰寫了《新疆油田地質調查報告》,提出陸相生油和多期多層生儲油論;出版《中國主要地質構造單位》,創立多旋回構造運動說,奠定了中國大地構造學的基礎;主編首批14幅1∶100萬國際分幅的中國地質圖及1∶300萬的中國地質圖(掛圖),對全國礦產普查起到重要作用。20世紀50年代,參與部署全國石油普查,為大慶油田的發現作出了重大貢獻。

系統劃分中國主要構造單元和大地構造旋回,進一步開拓了中國地質圖制圖事業,創建多旋回構造運動說,進而將多旋回說與板塊構造相結合,建立板塊多旋回開合手風琴式運動模式,開拓大地構造研究新途徑。提出陸相生油論,具體部署、指導中國石油天然氣地質普查勘探。曾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一、二等獎,1994年獲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成就獎。1948年當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1955年被選聘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

1955年底,周恩來總理在一次會議上接見了地質部全國礦產普查委員會的黃汲清。他問道:“黃總工程師,你這么大的科學家、這么繁忙的工作,有沒有助手呀?”

“我沒有助手。”黃汲清答道。

沒過幾天,在礦產普查委員會工作的小伙子任紀舜接到領導的電話,通知他去擔任黃汲清的助手。“我很幸運能做黃先生的助手。”今已85歲高齡的中國科學院院士任紀舜回憶起與黃汲清共事的時光,恍如昨日。

“我曾提出了地球系統多圈層構造觀,用地球系統科學的思想,指導大地構造研究。”任紀舜說,“我是繼承黃先生的學術思想,結合當前最新的地質學研究成果,提出了這一觀點。”

初試聲,獲譽“黃二疊”

黃汲清1904年3月30日出生在四川仁壽的一個書香之家,原名黃德淦。受家庭熏陶,黃德淦自幼聰慧好學。早年讀梁啟超的《中國魂》,深受震撼,立志要為中華民族爭光。

五四運動一聲號角,將新文化運動及對民主科學的追求傳遍神州。黃德淦深感四川一地閉塞,無法施展抱負。1921年夏,年僅17歲的黃德淦與幾位同窗好友一起遠赴北京。他先是報考了天津北洋大學并被錄取,但因作為學生代表參加“北洋學潮”的請愿活動被開除學籍。在好友幫助下,他又報考了北京大學,成績名列前茅。

在北大地質系就讀期間,黃德淦立志“科學救國”,改名為“汲清”,意在廣納新知,博覽群書。

1928年,黃汲清以優異成績從北大畢業,進入南京地質調查所工作。不久他就接到任務,于1929年春隨學長趙亞曾踏上西南考察的征途,先后穿越了陜、甘、川、康、滇、黔等地,為時1年3個月。

“這是丁文江先生領導的地質大調查的一部分,這一次考察獲得了很豐富的野外資料。”任紀舜介紹,“回來以后,黃汲清總結、出版了6本具有世界水平的專著,奠定了其在地學研究領域的地位。”

在這些專著中,包括《中國南方二疊紀珊瑚》《中國晚二疊世腕足類化石Ⅰ》《中國晚二疊世腕足類化石Ⅱ》3部古生物著作,以及《中國南方二疊紀地層》這部重要的地層學專著。這是我國第一部斷代地層總結,把中國二疊紀地層做了系統劃分和對比。黃汲清的“黃二疊”贊譽亦由此而來。

當時中國在二疊紀地層方面只有早年的一些零星研究工作,且均沒有得出結論。黃汲清在西南考察中獲得了大量化石,測制了許多剖面,參考前人研究,對中國南方二疊紀地層做出了全面總結,奠定了中國南方二疊紀地層的研究基礎。

1932年夏,黃汲清接受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選派,赴歐洲留學。他決定選擇構造地質學作為主攻方向,先入瑞士伯爾尼大學,后轉入瑞士濃霞臺大學,師從地質學大師阿爾岡攻讀博士學位。

找油氣,踏遍河西路

在瑞士留學期間,黃汲清深知3年的學習使他在地質理論方面打下了更為堅實的基礎,但這還不夠,要對祖國有實際貢獻,就必須在資源勘查中有所作為。

他意識到,石油資源是礦產資源的重中之重。當時,美國是世界石油理論和生產的頭號大國。于是他西渡大西洋來到美國,參觀了多所著名大學和研究機構,訪問了號稱美國“石油之都”的塔爾薩和美洲石油地質學家協會,與一批石油地質界人士進行了交流,并考察了美國多個地區的油田。

回國后,黃汲清遂被任命為中央地質調查所地質主任,肩負起國家一線地質礦產調查的繁重任務。

1938年秋,黃汲清組織并親自率隊進行了四川盆地內石油天然氣的地質調查,考察了自流井、五通橋、嘉定一帶,后又專程去威遠研究天然氣來源,發現了寬達幾十公里、長達百余公里的威遠穹隆構造,并繪制了威遠地區詳細地質圖。

次年初,黃汲清再次率隊,在四川巴縣石油溝一帶開展石油天然氣調查,發現了隆昌圣燈山構造,這是一個非常完整的含油氣構造;隨后進行鉆探,在三疊系石灰巖中打出大量天然氣,建成了中國第一個工業天然氣田。

1941年,黃汲清等人又一次出發,組成甘肅探油隊,踏上了河西走廊石油考察的征途。他們穿越戈壁沙漠、走過雪山草地,一路行來,艱險異常又收獲頗豐。在玉門油田地區考察期間,黃汲清了解到玉門油田的生油層和儲油層主要是陸相地層,這為以后提出陸相生油理論提供了初步的地質基礎。

之后,黃汲清率楊鐘健、程裕淇等專業精英又組成新疆石油地質調查隊,在天山南北進行了為期半年的廣泛而深入的調查研究,完成了著名的《新疆油田地質調查報告》。

在報告中,黃汲清等人提出了陸相生油論和多期多層生儲油論,這是我國地質科學工作者發展的理論,無疑沖破了傳統“陸相貧油論”的束縛,豐富了世界石油地質理論的寶庫,成為指導新中國首輪全國石油普查工作的可靠理論依據。

新中國成立后,黃汲清奉調北京,與著名礦床地質學家謝家榮一道主持地質部全國礦產普查委員會的技術領導工作。1955年起,礦產普查委員會專事全國石油普查任務,在全國范圍進行油氣勘查,并在松遼地區的油氣勘查中取得了豐碩成果,為大慶油田的誕生奠定了扎實基礎。

解構造,心血澤后人

礦產普查委員會之所以能夠在全國范圍進行油氣勘查,得益于黃汲清主持編制的中國地質圖。

在地質調查所工作期間,黃汲清主持編制完成了14幅1:100萬國際分幅的中國地質圖和1:300萬中國地質圖掛圖,并同時編制了中國古地理圖。

“從如何搜集資料、如何編制卡片、如何編制地形底圖,一直到編制地質圖,他都是手把手地教,每一個步驟都有許多講究。在編圖過程中,他不時進行嚴格的檢查。”曾追隨黃汲清參加中國地質圖編圖工作的水文地質學家陳夢熊院士對黃汲清的工作作風印象深刻。

這是一項浩大的“系統工程”。“這些圖對新中國成立前的地質工作做了系統總結,把1916年至新中國成立前的地質工作成果,都標示在了圖上。”任紀舜說。

這些地圖是向新中國獻上的一份科技厚禮,為新中國成立后的地質勘探和地質研究提供了基礎資料,對全國地質調查、礦產普查的區位布置起到了重要的指導作用。

與此同時,黃汲清還精確總結了中國的地質構造,并出版了享譽世界的代表性著作《中國主要地質構造單位》。他首次用歷史分析法闡述了中國及鄰區大地構造單位的劃分、特征及演化,被公認為中國歷史大地構造學的奠基人。

“這部著作中所建立的中國大地構造單元和理論體系,經受了半個多世紀的實踐檢驗,已為中外地質界認同,對中國礦產普查勘探和地球科學研究起到了長期的重要指導作用。”任紀舜說。

1958年,黃汲清被任命為中國地質科學院副院長,并主持大地構造研究室的科研工作。在任紀舜、肖序常、姜春發等一批年輕人才的協助下,黃汲清運用大量新的實際材料,將他的大地構造理論、觀點、方法不斷推向前進。他通過先后發表的《中國地質構造特征的初步總結》《從多旋回構造運動觀點初步探討地殼發展規律》等文章和《中國大地構造基本特征》專著,全面闡述并建立了多旋回構造運動學說。

而黃汲清在工作中培養和提攜的一批青年人,也成為了新中國地質事業的優秀人才和骨干力量。“黃汲清這個名字,意味著充滿豪情、引人入勝的高談闊論,也意味著他那誨人不倦親切使人難忘的感情。”劉東生院士在生前這樣回憶導師黃汲清。

包容大度是許多人對黃汲清的印象。1956年的一天,《地質學報》編輯部給黃汲清打來電話,說接到陳國達先生投交的一篇關于“華南地臺活化”的文章,與黃汲清的觀點有些不一樣,問是否發表。黃汲清當即回復“發表”。正是這篇文章,促成了陳國達“地洼學說”的誕生。

“黃先生在學術上非常嚴格。”任紀舜說,“他提出,研究問題一定要‘殺死’。研究一個問題,今年看是已經解決了,過了二三十年再來看,還說你是對的,這才證明你在科學上有貢獻。”

人物生平

●1904年3月30日,生于四川省仁壽縣。

●1921年至1924年,在北洋大學預科學習。

●1928年,從北京大學地質系畢業。

●1932年,先入瑞士伯爾尼大學地質系,后轉入濃霞臺大學。

●1936年,回國被任命為中央地質調查所地質主任。

●1937年,組織西北石油考察隊,發現玉門油田。

●1937年12月,被任命為中央地質調查所所長。

●1938年,當選中國地質學會第15屆理事會理事長。

●1940年,任《中國地質學會會志》主編。

●1942年,任中央大學教授。

●1945年,出版《中國主要地質構造單位》,提出地槽地臺說。

●1945年,任中國地質學會第一個專業委員會——構造地質專業委員會副主任。

●1946年,兼任北京大學教授。

●1948年,當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

●1952年,被任命為西南地質局局長。

●1954年,任地質部全國礦產普查委員會技術負責人。

●1958年,任中國地質科學院副院長。

●1974年,任中國地質科學院顧問。

●1979年至1993年,當選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五、六、七屆常務委員。

●1995年3月22日,在北京病逝,終年91歲。

 


 

①黃汲清(左二)與任紀舜(右二)在日本訪問。


 

②黃汲清在工作中。


 

③黃汲清在大慶油田與地質、地球物理工作者座談。

▲1941 年,黃汲清(前車坐者左一)等在河西走廊考察石油地質。

 

▲1955 年,黃汲清(中)帶領北京地質學院學生到西山野外考察。


 

▲1965年10月,安徽黃山花崗巖會議合影,左起:田奇瓗、孫云鑄、謝家榮、黃汲清。

記者手記

采訪黃汲清事跡,深感他始終相信集體、依靠集體的無私情懷和崇高境界。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而集體的力量是無限的。

想當初,如果沒有全國地質工作者無私合作的團隊精神,中國不可能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取得大慶油田勘探開發、地質調查填圖等方面的巨大成就。

黃汲清從事地質工作70多年,發表了250余篇文章、20部專著。這與其本人豐厚的學識、嚴謹的治學、超常的敬業密不可分。但野外科考、地質填圖、礦產普查等地質工作,很多時候都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靠集體的力量共同完成。

在發現大慶油田的過程中,許多老一輩科學家都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從當時的特殊歷史條件和全國石油普查區位部署來看,黃汲清的陸相生油論起了主導作用;與此同時,李四光作為地質部部長兼普查委員會主任、謝家榮作為普查委員會另一位技術負責人,也對大慶油田的勘探起了實際作用。許許多多的科技工作者和石油工人,都為大慶油田的發現作出了自己的貢獻。

在西南科考、河西走廊和新疆石油調查、中國地質圖填圖等工作中,無數的地質工作者和年輕后輩,在其中做了大量基礎性的工作。黃汲清是集大成者,并在此過程中培養了一大批地學后備人才。他的事跡永遠值得后人銘記。

關注微信公眾號
浙江20选5预测号码